宋世明 盧志堅
   “饕餮大餐”張浩/漫畫
  醫保金被稱作群眾的“救命錢”,低保補助金被稱作群眾的“活命錢”,而五保救助金、孤兒救助金則是孤寡老人和無依孤兒的“養命錢”。此外,近年國家還推出了糧食補貼、農機補貼、病害豬無害化處理專項資金、扶貧培訓專項資金、電影下鄉專項資金等專項補貼或資金。原本為保障和改善民生的惠民政策,在執行過程中,卻被一些腐敗分子鑽了空子,惠民資金和補貼被虛報冒領、侵吞挪用等現象屢見不鮮。江蘇省檢察機關近年查辦了一批發生在專項資金和惠民補貼領域的腐敗案件,其中暴露出來的問題發人深思。
  連孤兒救助金都不放過
  今年初,在首屆亞洲微電影藝術節上,一部講述檢察官救助失足少年的微電影《檢愛》榮獲“金海棠獎”。
  片中的少年叫魏傑明(化名),是一名孤兒。
  魏傑明出生的時候,媽媽因難產死亡,十三歲的時候,爸爸又因病去世。失去了雙親的呵護和管教,他逐漸從一個勤奮的好學生變成了泡網吧的不良少年。2012年8月7日深夜,在社會青年教唆下,他參與了一起搶劫案,後被抓獲歸案。他們搶了一部手機,經鑒定價值僅為100元。
  徐州市銅山區檢察院的辦案檢察官張紅通過社會調查,認為魏傑明因為家庭殘缺、教育缺失、自製力較差而走上犯罪道路。根據其在案件中的行為及在看守所里的表現,張紅向法院提出了適用緩刑的量刑建議,獲得法院支持。魏傑明後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
  此後,在檢察長呂青的支持下,張紅和同事們一直沒有放棄救助這個失足少年,為他聯繫了一所國家重點職業技術學校。魏傑明也不負檢察官阿姨們的期望,刻苦用功,遵紀守法,成績名列前茅。
  有一次,在看望魏傑明的時候,張紅隨口問起了孤兒救助金的事。魏傑明一臉迷茫:“什麼錢?”
  張紅馬上留了心,回去後一查,小魏從未領取的孤兒救助金竟然已經發放過了!
  經過一番摸排,民政人員賈新貪污冒領孤兒救助金的線索浮出水面。
  調查發現,賈新在長達多年的時間里,採用多種手段貪污冒領孤兒救助金。
  身為民政工作人員,對孤兒漠不關心,對救助錢竟然如此關心!當檢察官找上門時,他的妻子得知詳情後當場痛斥自己的丈夫:“你做出這樣的醜事,該抓!”
  今年4月24日,賈新被移送審查起訴。
  隨後,銅山區檢察院迅速跟進,3個月里查處了22起低保違紀違法案件,因工作疏漏、幹部徇私等原因未納入低保救助的1950戶3646人重新入保。
  據統計,僅去年一年,徐州市檢察機關在農村低保、扶貧等惠民補貼領域就立案查處了37件46人,在糧食補貼領域查處6件9人,在農機供貨、銷售等環節查處了15件26人。
  不擇手段騙取截留專項補貼
  靠吃專項補貼發橫財,犯罪分子們可謂花樣百出。
  已被判刑四年零三個月的顧春就是其中的“精明人”。
  顧春原是淮安市楚州區一職業技術學校校長。他聽說,為了提高農民收入,推動農村勞動力向非農產業和城鎮轉移,國家專門劃撥資金設立了陽光工程和扶貧工程,符合培訓條件的職業技術學校可以按規定領取補助,每培訓一人可領取400元的補助金。
  於是,他動起了歪腦筋,找到了某繡品廠廠長,要求在其廠里掛個牌子設培訓點,借廠里場地和工人做培訓,事後給廠長好處費。
  迎接檢查那天,顧春早早來到繡品廠,在廠門口掛上了事先做好的招牌。然後,顧春又從一所學校拖了幾十張桌子和椅子,擺放在一個閑置的廠房裡,又將寫有開班儀式字樣的橫幅掛了起來。工人上班後,顧春立即讓廠長安排幾十名工人來到“教室”落座,培訓隨即開始。
  檢查人員見培訓班像模像樣,十分滿意。然而,檢查人員剛走,顧春立即將開班儀式的橫幅扯下來,換成了結業儀式的橫幅,又是一陣拍照、攝像。
  隨後,在顧春的授意下,繡品廠廠長對在場的工人“培訓”:“今天培訓雖然很短,但如果有人打電話問你們有沒有培訓,一定要說有,而且連續培訓了一個月。”說完,就將工人們解散。不久,顧春按每人400元的標準騙取了培訓補助2萬元。
  經查,在不到3年的時間里,顧春利用虛假培訓、偽造企業公章、重覆利用學員信息等手段,先後11次騙取國家專項補助金共計21.6餘萬元,卻沒有將一個農村勞動力輸送進非農業行業。
  假培訓班好歹還拉人頭拍個照,更有甚者,一名貪心的文化館長不僅直接伸手撈錢,甚至連區區10元補貼都不放過。
  今年春節前夕,灌南縣檢察院接到一條舉報信息:該縣文化館館長陸某貪污送電影下鄉工程專項補貼資金10萬元。
  被舉報後,陸某在春節長假後第一天便向單位上繳了11萬多元的現金。
  節前被舉報,節後來繳款,這其中有無貓膩?反貪人員對陸某的銀行資金往來進行偵查,終於發現個中玄機。
  原來,陸某將貪腐之手伸向了省里下撥的送電影下鄉專項補貼資金。他從每名放映員每場80元補貼中扣取10元,兩年多的時間,便從這項惠民工程中侵吞了14.5萬餘元。
  為了斬斷伸向惠農資金的黑手,連雲港市檢察機關開展了專項行動,共立案查處該領域職務犯罪案件20件31人。
  對醫保基金伸出黑手
  徐州是國家醫保試點城市。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徐州職工醫保、城鎮居民醫保參保人數已經達到294萬餘人,符合規定的各類對象實現醫療救助全覆蓋,位居江蘇省前列。
  一筆筆“救命錢”及時解決了病人的後顧之憂,然而,一些人卻膽大妄為,對醫保基金伸出了黑手。
  2012年7月,徐州市醫保中心工作人員發現參保人員劉某的醫保卡刷卡異常。該卡不僅每天刷卡數次,而且短短幾天內刷走統籌基金數萬元。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調查發現,劉某因患尿毒症早在2009年12月就已離開了人世。
  醫保中心隨即報警。隨後,衛生服務站負責人和工作人員張立等7人被抓獲。
  經查,至案發,張立等人利用1421人的醫保卡,在該衛生服務站騙取徐州市醫保中心基金統籌部分共計360萬餘元。
  後經徐州市泉山區檢察院提起公訴,張立等7人因犯合同詐騙罪,分別被法院判處十二年零六個月至三年零六個月不等有期徒刑,並處5萬元至30萬元不等罰金。
  徐州市大屯煤電公司中心醫院醫保科醫保專員卜某撈起錢來更是得心應手。
  從2011年10月到2013年3月,他和徐州市醫療基金管理中心財務科出納李某聯手,通過開具虛假票據手段,多次截留、套取、侵吞市醫保中心撥付的醫保金687萬元。
  卜某還伙同大屯煤電中心醫院骨二科主任陳某,利用職務之便,採取安排4名傷殘軍人職工輪流虛假住院等手段,先後14次從大屯煤電中心醫院非法套取藥品,合計價值24萬餘元。把藥品拿到市場上進行折價出售後,兩人分別獲得贓款5.2萬元和6.8萬元。
  2013年11月25日,徐州市中級法院以貪污罪一審判處卜某、李某、陳某無期徒刑至有期徒刑六年,並處沒收個人不等的財產。
  病死豬處理問題關係到豬肉市場的秩序和老百姓餐桌的安全,隨著生豬飼養水平的提高,徐州市病死豬比例大幅下降,一般達不到千分之四的規定標準。“心思活絡”的徐州市商務局工作人員韓某卻瞄上了國家下撥的上限為“千分之四”的病害豬無害化處理專項資金。
  他“指示”兩家屠宰廠負責人按千分之四比例上報病害豬,非法套取國家補貼款48萬元。
  “真正的病害豬養殖戶反而得不到財政補貼,有的病害豬就被豬販子拉走了,流入了市場。”一家屠宰廠的員工說。
  在檢察機關的監督建議下,徐州市商務局依法為16家小型屠宰企業頒發經營許可證,取締了20家不符合相關條件的屠宰窩點,並督促該市所有合法生豬屠宰企業安裝了無害化處理監控和信息報送系統。
  惠民資金為何成了唐僧肉
  2014年4月,徐州市檢察院撰寫的一份調查報告受到了市委領導的關註和肯定。
  這份報告分析了當前專項資金、補貼領域的腐敗現象。
  “農村各類補貼領域涉案人員主要以農村基層組織工作人員尤其是村幹部為主,犯罪手段簡單直接,主要以收入不入賬、虛報冒領、侵吞挪用為主,窩串案多,犯罪持續時間長。在所查辦的案件中,犯罪次數普遍在十幾次,多的高達幾十次,犯罪時間平均4年,最長達8年。”徐州市檢察院副檢察長孫光永說。
  “上述案例顯示,行業領域職務犯罪呈現複雜化趨勢,由簡單犯罪向共同犯罪、單位犯罪轉化,犯罪者之間形成了一個利益非法均沾的共同體,這種行業潛規則使得行業領域幹部和工作人員對犯罪形成一種心理常態,進而演化成系統內群體性的不良行為。”孫光永分析。
  那麼,國家補貼專項資金一直強調專款專賬專用,為何還會頻頻發生各類腐敗犯罪呢?報告對此指出四大原因:專項資金申報環節存在政策性漏洞;審查核實環節存在監督管理漏洞;村級財務管理混亂;一些幹部法律意識淡薄。
  呂青以銅山區檢察院查辦的案件為例加以驗證。
  銅山區有人口130萬,其中80萬農村人口,一般的大村2000多戶,人口1萬餘人,涉農補貼資金髮放在項目選擇、人員確定、登記造冊、發放監管等工作中多由村官或者涉農具體人員經手負責,打電話成為了最常用的手段。
  “隨著國家各種補貼專項資金的大量投入,負責資金管理和發放的人員權限提高,有些既是政策的執行管理者,又是資金髮放的實際運作者,客觀上削弱了各個環節的審核監管作用,為不法分子相互勾結侵吞提供了可能。”呂青說。
  據悉,在嚴厲打擊的同時,徐州市檢察院推行預防措施,對107家發案單位開展風險點防控巡查,推動500家協會成員開展職務犯罪預防,此外還組建檢察長宣講團,下鄉村、進機關宣講320場,力爭讓廉政意識入腦入心。
  “國家各類惠民政策著眼於保障民生民利,而侵吞專項資金和惠民補貼是典型的發生在群眾身邊、損害群眾利益的腐敗,我們今年將繼續加大打擊和懲戒力度,確保國家惠民政策真正落到實處,確保公平正義看得見。”江蘇省檢察院副檢察長王方林表示。
  (文中涉案人均為化名)  (原標題:惠民資金何以成了腐敗“提款機”)
創作者介紹

小坪數室內裝潢

mp45mpkt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