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廊坊、保定、承德、唐山等與京津毗鄰城市的決策者們,是如何聞“機”而動的?
  “從北京西客站到保定東站只有40分鐘,將來提速到350公里,只要27分鐘,一張報紙看不完就到了,歡迎大家去。”保定市長馬譽峰在一次論壇上向參會者發出邀請。
  今年2月26日,高規格的京津冀協同發展座談會召開,三地推動合作的氛圍驟然升溫。環繞在京津周邊的河北多市,將此理解為區域合作第一次上升到中央層面,新一輪黃金髮展機遇來臨。
  剛剛過去的8月,保定市委書記聶瑞平、市長馬譽峰帶隊拜訪北京市朝陽區領導,就加強產業對接合作、促進京津冀協同發展進行座談。承德市長趙風樓赴蘇州及常熟考察阿特斯(中國)投資有限公司光伏組件生產加工基地,在與公司董事長會談時,他表示在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新形勢下,承德成了南資北移、外資內移的重要“橋頭堡”。
  “承接首都功能疏解和產業轉移,河北是首選地,但不是必選地;承接首都重化工業轉移,唐山是首選地,但也不是必選地。”唐山對於面臨的競爭有清醒的認識。曹妃甸區招商局一位人士表示,得知“京津冀協同發展成為國家戰略”後,他們幾乎每周跑一趟北京,尋找招商信息。
  新機遇窗口下,冀地官員的工作節奏陡然加快。進京跑部、接洽投資、調研考察……半年來,環京津的河北多市官員圍繞著相同的主題奔波行走,搶抓機會,借力發展是他們共同的願望。
  近些,再近些
  今年3月,一直默默無聞的河北中等城市——保定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一則新聞報道稱,京津冀三地已經達成共識,初步確定將保定市作為“政治副中心”的首選地。一夜間,保定的樓市水漲船高,房價一天一漲。
  雖然在後續的跟進報道中,逐漸澄清了相關說法,市長馬譽峰也表示“這隻是一個傳言,京津冀一體化要按照中央的頂層設計,目前尚在規劃中”,但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機遇效應從中可以管窺一二。
  不久後的3月26日,《河北省新型城鎮化規劃》出台,沒有出現“政治副中心”的說法,將保定定位為“畿輔節點城市”,利用地緣優勢,謀劃建設集中承接首都行政事業等疏解的服務區。
  除此之外,北京批發、零售業態的搬遷和轉移一直備受關註,也被學者認為是首都非核心功能疏解中可能較早確定的事項之一。為爭取機會,保定白溝專門打造了“白溝大紅門服裝城”。然而,由京港澳高速從北京到白溝大約3個小時的時空距離,目前是影響白溝吸引北京商戶的重要障礙。
  借力發展最重要的基礎條件之一,無疑就是縮短時空的距離。
  在河北各市中,廊坊擁有明顯的距離優勢,廊坊市長馮韶慧不忘在任何機會下打出這張優勢名片。今年3月,中關村召開了京津冀協同發展產業合作座談會,參加者有來自中關村的知名企業家、投資人、學者,還有河北廊坊、承德、保定等地的官員。馮韶慧說:“廊坊各地都開通了到北京的公交車,最遠的縣也開通了公交車。開車一個小時就可以到北京,高鐵19分鐘就到北京,這個優勢確實不得了。”
  馮韶慧舉了上海把地鐵修到昆山的例子,提出京津冀應該很好地研究交通的協同問題。他說:“交通一通,一通百通,沒有交通,什麼都白搭。”
  實際上,交通是河北多市官員在此次機遇窗口下共同聚焦的點,他們的目標相同,希望離京津近一些,再近一些。
  保定市區距離北京、天津均在140公里左右,與在建的首都第二機場相距110公里。目前,京石客運專線使得保定到達北京僅需半小時。
  2014年8月19日,交通運輸部就京津冀交通一體化政策協調問題到保定調研,保定市副市長楊寶東參加了專題座談會。
  為實現交通同城化,加快京津冀一體化的現代交通體系,把保定打造成集鐵路、公路、航空於一體的全國性綜合交通運輸樞紐城市,《保定市京津冀一體化綜合交通發展規劃》已經完成。一批對接京津及北京新機場的交通重點項目謀劃在列,基本實現了與京津地區的規劃對接。到2020年,保定將構建“四縱四橫四聯兩環”高速路網格局,形成保定市至京、津高速公路“100分鐘交通圈”。
  承德市長趙風樓對於交通瓶頸的制約更是有切身體會。目前,承德到北京最快的方式是走高速,需要3個小時。計劃建設的京沈高鐵承德段因為多種原因遲遲未能上馬,轉機出現在中央給京津冀協同發展定調後。2014年3月29日,京沈高鐵承德段正式開工,按計劃將會在4年後通車。趙風樓對此非常樂觀:“開通時間肯定會提前。這個鐵路是要做,但是現在加快了推進速度。”
  地方官員拉近時空距離的呼聲在頂層設計上也有了回應。據媒體報道,交通運輸部已經成立了推進京津冀交通一體化領導小組及其辦公室,交通運輸部部長楊傳堂親任組長,統籌推進。
  齒輪理論
  服務首都、協同發展,已經變成新的機遇窗口下,河北省的地方主政者共同的思路。
  保定市動作迅速,成立了以市長為組長的對接京津領導小組,派一名市級領導常駐北京,以便及時做好對接京津的聯絡工作。
  實際上,早在2013年,保定市委書記聶瑞平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環京津是保定必須打好的最大‘王牌’。我們提出了一個‘齒輪理論’:保定處在京津這兩個國際大都市的城市連綿區,只要把保定這個小齒輪嚙合進京津的大齒輪,就能實現嚙合發展、聯動提升,大齒輪轉一圈,就能帶動保定轉多圈。”
  面對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重大機遇,保定專門成立了9個重點工作推進指揮部,以對接北京為主攻方向進行強力攻堅。聶瑞平說:“搶抓京津冀協同發展機遇,主要抓手在項目,最終檢驗是項目。”
  目前,保定圍繞著承接戰略性新興產業和現代服務業精準發力。解放軍總醫院涿州保障基地、北京新發地高碑店農副產品物流園區、淶水縣悅康生物醫葯、安新縣中關村可信精品產業園等一批與京津合作項目快速建設。2014年,保定新建、續建市以上重點項目279項,其中省管重點項目20項。上半年,市以上重點項目完成投資262.58億元。7月底,保定市四大班子主要領導帶隊,分四組對全市項目園區建設和縣城建設互看聯查。
  同保定一樣,在其他毗鄰的城市主政者心裡,借力發展的渴望也無比迫切。
  今年4月份,承德市長趙風樓在北京先後赴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北京藍天航空科技有限公司、北汽福田汽車股份有限公司進行考察,並圍繞具體合作事項進行工作會談,提出共同的目標是,積極創造條件,促進深入合作,在互利共贏中助推京津冀協同發展。
  因為靠近京津,產業結構存在雷同性,有些唐山領導幹部認為在項目競爭上自身處於劣勢,用“大樹底下不長草”自我調侃。
  唐山市委書記薑德果則認為:“大樹底下可能不長茅草,但長靈芝、長人參。”他提醒唐山要強化機遇意識,轉變思維方式,以開放的、創新的、市場的、發散的思維來審視與京津的關係,既不能妄自菲薄、自慚形穢,也不能妄自尊大、自我感覺良好,更不能葉公好龍、言行相悖,真正把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作為最大的現實機遇緊緊抓住、切實用好,以此增創發展新優勢。
  唐山市市長陳學軍提出,要加快構建唐山現代產業體系。圍繞“有中生新”,把“減法”當作“加法”做;圍繞“無中生有”,把“加法”當作“乘法”做。一句話為唐山的招商引資和轉型升級指明瞭方向。
  7月31日,北京與河北簽訂合作協議,雙方將共同打造曹妃甸協同發展示範區、北京新機場臨空經濟合作區,以及加強中關村與河北科技園區的合作。
  守護生態底線
  機遇可貴,但堅守生態底線亦是冀派官員在尋覓發展路徑時的原則。
  馬譽峰表示,保定未來發展的產業主要包括高科技、醫療養生、教育以及新能源這四大方面。
  8月25日,馬譽峰調研白洋澱科技城起步區建設,他強調要突出產業、突出科技、突出高端,打造京津冀協同發展的亮點。
  馮韶慧則表示:“從廊坊來講,污染的產業是不能有,和北京天津的合作過程當中,我們最期盼的是,一些功能的疏解和一些科技創新型企業能夠到這個地方去,包括總部到我們那裡去。”
  馮韶慧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出,京津冀協同發展是廊坊的好機遇,但廊坊不會盲目接收北京準備向外轉移的企業,而是會從清單中精心篩選,從而避免低質低效的項目進入。一言以蔽之,“北京不要的低端污染產業,廊坊也不能要。”
  2014年初的河北省“兩會”,為廊坊提出要打造首都環境的“護城河”。馮韶慧說:“廊坊一定要把環境打造好,用好的環境來吸引京津高端的資源落地、吸引高端的人才到廊坊去創新創業。”對此,廊坊在大氣污染整治、植樹造林和水資源污染治理上已經開始採取行動。
  承德的定位也早已明確,即京津冀水源涵養功能地、生態功能區,換言之就是要做首都的生態安全屏障。實際上在2013年,承德空氣質量二級以上的天數達到249天。趙風樓在今年3月的京津冀區域創新發展論壇上,給企業家發名片時,總不忘加上一句:“我是承德市長,歡迎你去承德。在京津冀區域,承德的大氣質量一直在前列。”
  7月21日,趙風樓主持召開市長辦公會,說到下一階段的工作部署時,他強調說:“要搶抓機遇、盯住京津,以京津冀協同發展推動項目建設。要切實在轉型升級和招商選資上下功夫,堅持有污染的項目一個也不上,努力走好‘生態產業化、產業生態化’發展之路。”
  按照河北省的總體要求,承德與京津的產業協作配套主要落腳在旅游會展、文化創意、教育科研、醫療衛生、健康養老等方面。據悉,教育衛生領域已經有十多家機構與承德有合作意向,2013年,北師大在承德建立附屬中學,今年9月份開始招生。
  借力發展,無疑是毗鄰京津的冀派官員共同的心愿,而彼此間亦存在著激烈的競爭。
  聶瑞平在拜訪朝陽區官員時表示,保定將在空間發展和功能佈局上更多服從和服務於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把全市各項工作與京津冀協同發展緊密結合起來,努力打造首都功能疏解的支撐點、京津產業轉移的承接地、外資進入京津乃至北方市場的橋頭堡。
  趙風樓在北京座談會後不久,接受《人民日報》採訪時提出,要把承德打造成京津生態綠色屏障,承接首都功能疏解的先行區,承接北京產業轉移的聚集區,承接首都高端人群外遷的首選地。
  從文字表述和戰略定位來看,兩市在發展取向上存在較多的重合性,未來如何做好細分,考驗著這些毗鄰京津的城市決策者們的智慧。但在新的機會窗口下,打好“京津牌”,借力實現經濟登高,顯然已是冀地官員的共同追求。
(原標題:聞“機”而動的冀地官員)
創作者介紹

小坪數室內裝潢

mp45mpkt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